瘦瘦der鹤攻

谨遵“关你屁事,关我屁事,滚”的道系教训生活着,b站ID瘦瘦der鹤攻

我曾和青沈聊起过肥宅这一话题,“似乎他们认为自己只要喜欢上网就是肥宅”,她吃着薯片说到,“其实啊,所有人都说自己是肥宅,但现实中一点都不宅,一点都不肥,还可能是个现充”,我努力的用单手打开一罐肥宅快乐水,倒进玻璃杯里喝了一口,她一把夺过可乐罐,“肥宅快乐水怎么能用杯子喝,你到底是不是肥宅啊!”,我说到:“你看吧,咱们两个在这喝可乐,吃薯片,也和别人说自己是肥宅,但其实呢,咱们好像也不是现充,但绝不是真正的肥宅”,她抽了一张纸擦了擦自己满是薯片渣的手,“我每天坚持运动,生物钟规律,不玩游戏不氪金,重视自己的皮肤和身材,三次元交际能力也挺强,做饭也挺好吃,似乎也不是肥宅”


我不会生活在别人的价值体系里


她经常会说自己喜欢穿旗袍,但打开她的衣橱,却发现是清一色的黑白灰性冷淡服装,我有一次问她:为什么不买一件旗袍呢?她回答:没看到能打动我的样子,我又问:那为什么不去苏杭看看呢?她大笑着说到:苏杭那么多美食,我哪里会记得买旗袍啊


青沈

青沈是一位北方的姑娘,虽然无论从名字,还是从生活习惯上看,她都像是一位江南的姑娘,但从她的身份证上得知,她是如假包换的北方人


骆大爷!你像电线杆子一样高了!

没奖竞猜,嘟嘟写的啥,我个人觉得是艹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你们有没有注意到一个细节,嘟嘟写了个给,其实下一个字应该是我,因为骆队的人称问题,所以他说给你,但事实上按照嘟嘟的视角,应该是给我怎么样,所以骆队才说了句,宝贝做梦呢,所以嘟嘟以为自己是1呢,那个字就应该是艹或者是上了

看来陶副队不知道嘟嘟有忌口啊,还有,嘟嘟也太苟了,哈哈哈,不过老婆就要宠着嘛,对不对,骆队?

活着时做不到的事,死了才后悔,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背负着罪孽活着,但是只有一部分人,拿出真诚的勇气来获得原谅,这其中只有少数人,能得到真心的原谅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与神同行》